• 204422345(1群)
  • 586180977(6群)
  • 540687051(2群)
  • 477094979(7群)
  • 546653739(3群)
  • 239033695(8群)
  • 546027375(4群)
  • 478814406(9群)
  • 344590267(5群)
  • 478027123(10群)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

网易阴阳师手游

官方微博

网易阴阳师手游

百度贴吧 官方论坛

忘川(阎魔判官)【作者】蔚泱

作者:蔚泱 2017-03-08
返回

  都说我长得很是好看。

  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好看在地府实在是没什么用处。

  我是司掌人间生死轮回的神,统领冥界,审判亡魂,生杀予夺不过一念之间。阴间诸神见了我,莫有直视我容貌者。凡人见了我,不过须臾便要去孟婆那里讨一碗汤,忘却所有前尘过往。想来想去,陪在我身边的,不过是一座执掌生死簿的冰山。

  可惜他却看不见。

  八百年前他初来冥界的时候,一身寻常布衣。眼上缚了白纱。

  即使如此,仍是十分英俊。

  我伸手一指,点了个殿中最为微末的位置,算是将他留了下来。

  地府事务繁杂,六道十殿十八地狱通通由我过目。一个小小的判官实在不需要我花太多的心思。

  冥界没有日夜,全凭忘川河畔三生花的开落感知时日。

  那天,就在三生花即将再次开放的时候,我透过烛光看见他站在角落里,手里奉了一盏茶。

  我皱了皱眉。

  我身边从来不缺假意逢迎之徒,扬了扬手想让他退下。忽然想起,他并看不见。

  我犹豫了片刻,开口:“你站在那里却是做什么?”

  他似乎愣了愣,摸索着走过来,“阎魔大人,”他行礼,“大人实在也该歇息了。”

  “你如何还不安寝?”我伸手接过他奉上的茶盏。

  “大人仍在工作,下官怎敢休息。”他说得一板一眼,无趣得很。

  我勾唇,算是笑了一下,心下却是不以为然,“在这地府并不需要守这些规矩。”

  他没有说话,大概是默认了。

  只是,这么好看的一副容颜长在了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人身上,实在是浪费。

  我摇摇头,灭了灯便去睡了。

  没想到他第二天仍是候在那里。

  我问他:“你没听见本座昨日跟你说无需这般么?”

  他说:“大人也告诉下官无需谨守规矩。”

  真没想到,这千百年过来,竟被一个判官堵得无话可说。

  我笑了出来,“你真有意思。”

  在地府漫长的岁月里,见惯了喜哀生死,心肠都会变得冷硬些。但有这么一个人每日每日这样等着自己,总该是有些感动的。

  即使他只是一座冰山。

  可惜每一个落到冥界的神明都要饮下忘川河的水。不然,也不至于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我在人间与冥界的交界逮着了到处游逛的孟婆。

  她整天鼓捣那些花花草草的,便应当知道冰山的眼睛该怎么治吧。

  孟婆迫于我的淫威,很是认真地研究了一段日子。每天都会调弄出些药汤来。我便拿去趁着冰山给我送夜宵时命令他喝下。倒是难为他每天被我这样折磨,夜宵还是一日不落。

  终于有一天,孟婆期期艾艾地跑到我跟前说实在没有办法了。

  我心下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不能强求。

  药汤停了,冰山并没有过问。就像当初我要他喝这些莫名其妙的苦汤,他便一口咽下,连片刻犹豫也无。

  也许他以为我又在逗他了吧。

  是啊,我总是在逗他,但他总是不露半点情绪。

  他为什么不笑呢?

  我能一眼看出晴明身上的印记,看到凡人生前善恶,看出诸神的敬畏,却看不懂他。

  “大人这样盯着我是做什么?”他开口。

  哦,他居然感觉得到。

  我撇撇嘴,决定不理他。他没听到我搭话,便也没有接着说。

  如此过了几日,他仍是如往日公正认真,却摔了房中好几个瓶子。

  难不成他心情不好?

  我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跟他说话。顿了顿才道,“回大人,没有。”

  是吗?我“哦”了一声。

  他的情绪恍惚被破开了一道口。再不似往常般深不可测。再度恢复安静的阎罗殿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为什么呢?

  “你难道是喜欢上我了?”我忽然开口。

  他竟慌了。

  我忽然就开心起来,“我找了好些聒噪的雀儿想引你开口,又寻了些稀奇的妖怪想诱你发笑。没想到要逗你竟如此简单。”

  他俊脸微红的模样实在让人十分心动啊。我千百年来都没有如此欢喜过。

  我想了想,忽然失落起来,“可惜你看不见我的容貌。”

  他说:“大人可还记得三千年前,您天宫递给了我一条手绢,那时,下官便已见过大人了。”

  是吗?

  不过三千年前的事,忘了倒也是正常的。

  我伸手将他拉进寝殿,屏退了所有人,努力收起脸上的笑容,端正了神色坐在他对面想要跟他好好聊聊。

  才坐下,发现那座冰山郁秀的脸红得像是天边的晚霞。

  我眨了眨眼,扑了过去。

  脑子里只迷糊地想着,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了。

  冥界的岁月悠长。

  在这看不到头的永生里,终于不用再一个人走下去了。

  每一年,下界诸神都要上天述职。

  分别十天,冰山脸上看不出什么,我倒是颇有些不舍。

  他一路送我至奈何桥下便不再往前走了。他琼玉般的指帮我理了理鬓边的碎发,说:“十天后我在这里接你。”

  我点点头,“我会到接引殿转转,看看我送你手绢的地方。”

  他的手停在我颊旁,然后收了回去,“几千年都过去了,大概那里早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哦。这样子。可是我还是想去看的。我没有再说,只是调戏地掐着他的脸,说:“不准勾搭别的女小鬼知道没有?”

  他失笑,“有阎魔大人在,怕是搭讪她们也不敢回。”

  也是。我放下手,换成扯他衣袖,抬头望着他。他如今已是司掌一殿的判官,辨别从地狱归来的鬼魂善恶,发六道投生。玄色暗绣金丝云纹长袍称得他很是俊朗,当初缚着眼睛的白纱也换下。虽然他仍是看不见,但漂亮的凤眸内隐约含情,实在叫人心动。

  “等我回来。”我没忍住,亲了他一口,满意地看着他羞赧的模样,若无其事地腾了朵云往天上赶。

  下界神仙有的难得上天一次,都聚在玄霄殿附近,云霞蒸腾,好不壮观。

  我寻到接引殿附近。奇怪的是,这里的仙气竟然十分稀薄,似是紧闭殿门无人居住了许久。

  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么。

  我伸手想要推开殿门,却被人唤住。我回头去看,竟是荒川之主。

  寒暄过后,他问,“大人怎会寻到此处?”

  不知道是否是我敏感,竟从他眼内捕捉到一闪而过的愤怒与不屑。荒川做事虽说全凭喜好,却不是那种喜欢与人为难的神,必定是我看错了。我整了整神色回答:“不过是旧地重游罢了。”

  “哦?”荒川之主挑眉,“阎魔大人还能记得此处?”

  我与他品阶相当,他如此连带着神位称呼自己,我确定我过去必定与他有些过节。还想开口细问,就听到他说:“若是住在此处的神君还在,必定不想看见大人,大人还是请回吧。”

  我有些怔愣,还没细品话里意思,便看到荒川之主业已进了接引殿并合上了殿门。

  我的记忆力竟如此不好,还是已经活得太久糊涂了。我站在殿外良久直至冥界的神使催促,我才想起,冰山还在等着我呢。

  我站在云朵上头,五岳九州的景色皆在我眼下。我甚少从冥界出来,本该好好欣赏一番,可是满眼都是那扇斑驳的殿门,以及荒川之主那隐忍的神色,还有,他提起的接引殿内曾住着的神君。

  等回过神来,我已经到了冥界。远远便已看见冰山隽秀的身影。

  他站在奈何桥的那一头。忘川河畔红莲开得极盛,恍如接引殿旁妍丽的霞光。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他是谁。

  我终于想起他是谁。

  那一年,我尚不是冥界的阎魔大人。

  那一年,他却是天界前途无量的仙君。

  那年,我跟着父君上了天宫,在接引殿旁递了张手帕给正流泪的他。

  那是因为他眼上的伤。

  起因竟不过是我一时贪玩。

萌新,你听我说

已有0人参与, 0人评论

立即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