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422345(1群)
  • 586180977(6群)
  • 540687051(2群)
  • 477094979(7群)
  • 546653739(3群)
  • 239033695(8群)
  • 546027375(4群)
  • 478814406(9群)
  • 344590267(5群)
  • 478027123(10群)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百度贴吧 官方论坛

怜惜眼前人【作者】多冷的隆冬

作者:多冷的隆冬 2017-03-08
返回

  刀魂

  大名和富商是很要好的朋友。

  他们一同发迹,从未忘记彼此当年的情分。

  大名的女儿和富商的儿子几乎是同时诞生的,他们请来了当地最有威望的女巫为两个孩子算命。女巫说:此二子,龙凤和鸣,相守一世。大名和富商非常高兴,当即约定了两个孩子的婚约,而众人也都沉浸在这喜悦的气氛中,府邸上下,一片欢腾——

  可是没有人注意到女巫眼中一闪而逝的忧郁。

  长大以后,大名的女儿和富商的儿子继承了各自父辈的天赋,年纪轻轻,大名之女的剑道就无出其右,只有大名能胜一招半式;而富商之子,钻研经商,使国家上下一片繁荣。此时他们的样子,越发让大名和富商坚信了当初女巫的话。“果然是大师啊...”他们感叹道。

  然而原本应该拥有幸福美满一生两个人,却被命运狠狠地捉弄了。

  极北之地,有人触碰封印,惹怒了神明,导致阴界之门大开。

  无数的妖怪,从阴界涌向人间。他们肆意屠杀着无辜的平民,即便是杰出的武士,也只能一对一将将打个平手。

  可是妖怪却没有什么武士精神。

  无数的武士为了自己身后要守护的一切而奔赴死场,只为了能够拖延一点阴界大军前进的步伐。

  在战争开始的初期,人们都是满怀着希望的,处于和平地带的人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寻常的战争,因为大阴阳师已经说了,阴界之门只会开放八十一天,只要撑过去...

  是呀,只要撑过去,一切就都可以重新开始。

  可是,他们低估了阴界的力量。

  大名和富商看着不断传来的前线战报,原本保养得光亮的头发苍白了不少,而人也都仿佛一下衰老了许多;而普通人看着侥幸逃脱一死的伤员,也全都吓得一脸惨白:有的人断手断腿,患处沾染了妖气,散发出阵阵恶臭;有的人出征是还是青壮男子,回来却骨瘦如柴仿若迟暮老人;还有的......

  尽管人类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可是依然无法有效阻挡妖怪大军前进的步伐。

  ......

  “你也要去么?”

  “......我是大名的女儿,我的父亲为了保护人民已经上了最前线,而我作为他的女儿,大名的继承人,也必须这么做。只是对不起你了,本来父亲和伯父已经订好了下个月成亲,看来我是没有这个福分了。有机会的话,来世一定...”

  “好了不要说了,只剩一个月了,阴界之门就会关闭,你武艺那么好,一定能撑过去,我等着你回来娶你。”富商的儿子寄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这次要穿那身战甲了吧?”

  “嗯,那身战甲,本来以为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穿的...”

  那是一身被女巫赐福过得战甲,面甲宛若凶鬼,不坚定的人便会被其侵蚀而发疯,而心志坚定的武士则会如神附体,剑术无双。

  “只记得女巫当时说过,这身战甲,非死地不可用,如今,父亲都不曾使用,而到了我这里,不得不用了...”

  “嗯,明天你就要走了,最后再和我喝一次酒吧。”富商之子突然说道。

  “...好。”

  简单的碰杯,两人一饮而尽。

  一眨眼的功夫,大名之女便昏睡了过去。

  “来人!”

  “在!少主。”两名忍者从阴影中出现。

  “把少夫人用从中土购来的捆仙索捆住,连夜送往南方。你们全员出动亲自完成此次任务!切记保护好少夫人安全!”

  “可是少主!...”

  “别忘了,我的话就是命令!”

  “是!”其中一个忍者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光。

  “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队长,你不在少夫人身边,我不放心。就这一次,你不要辜负我!”富商之子厉色道。

  “是!”觉严肃地答应道。

  “最后一次,觉,你来为我备甲。”富商之子的目光顿时温柔了许多。

  一件件,觉帮助少主将那身妖甲穿好。在最后将面甲递过去的时候,觉忍不住滑落了自己的眼泪。

  “少主,你,你一定要回来!”觉已经抽噎了。

  “一个忍者,怎么可以控制不好自己的情感。你们替我保护好少夫人,等我凯旋成亲之日,让你做我的花童。”富商之子抚摸着觉的头发和脸庞,柔声说道。

  “是!我一定保护好少夫人。”此时觉擦干了眼泪,坚定地回答他的主人,一个将他从贫民窟救出来的人。当时的少主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少主坚定的答应他,以后永远不会让贫民窟的人们挨饿。不出一年,他就做到了。一个孩子却拯救了自己一批孤苦的人...觉甩甩头,收敛自己的思绪。

  “你们即刻出发吧。”富商之子一边说着,一边将大名之女腰间的佩刀取下。

  “这把刀从你出生就陪伴着你,也算陪伴着我了。你一直嘲笑我剑术不精,可是我又怎么忍心去挑战你的骄傲呢。你的男人我,是不会让自己的女人上战场而躲在后面的。虽然很可惜,不过来世你再看我的英姿吧...”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面庞,划过她的嘴角,仿佛想将眼前人的面目牢牢记在心中。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轻轻地在她的唇上一吻。

  “走!现在就走!”富商之子突然起身,转过去,没有人看到他的表情。只是觉仿佛看到了,灯火明灭中,好像有水光划过...

  ...

  我这是在哪儿?我不是应该出征了吗...富商之女醒的时候,是第二天午时。

  “觉?!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在这?!你们少主呢?快把我松开!”

  “少夫人。我答应过少主了,把你带去南方,在战争结束前,都不会给您松开的。您的饮食会有...”

  “你们少主呢,叫他出来见我。”大名之女脸色一沉,说道。

  “...”然而并没有回应。

  “泷!你这个该死的懦夫!你抛下信任你的人民逃跑了!你放我回去!我是大名之女!我只能光荣地战死而不是和你一样苟活!我知道你听得见你给我出来!...”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她。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觉给他的少夫人松绑,而瞬间迎来的却是一个狠狠的耳光。

  觉没有躲闪,实打实地挨了这一下,嘴角淌出来一丝血。

  这一个月,她本想用绝食抗拒,奈何自己从小到大的奶娘亲自来喂饭,自己也无法再执拗下去。

  “小姐,我这里有两封信,一封是前线战报,一封是...是少爷留给你的。我答应少爷,等到今天才能把信给你的。战报是刚...”奶娘还没说完,大名之女便把两封信抄了过去。没有犹豫,她直接打开前线战报。

  “新任大名于都城下奋力死战,率护国将士击退妖军。后大名与妖王决战于城下,拼死击伤妖王,退却妖军,大名被妖术击中,未能保下遗体,仅寻回一双臂甲,头盔和佩刀,确定为大名本人无误。临时指挥由女巫大人担任,定举国哀悼三年。都城未被攻破,百姓无恙。”

  新大名...新大名是谁?难道?!

  大名之女急忙打开了那封她本不想看的信。

  “三叶,身体还好吗?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妖潮应该已经退却了。我相信觉一定能保护好你的,只是担心你会闹情绪不吃饭,所以特地把你的奶娘带着陪同的。很抱歉那天晚上我在你的酒里下了些药,因为我真的不能看着你上战场。你我从小到大,你都是个莽撞的性格,而我怎么忍心你受伤。所以我穿上了你的战甲,替你去完成了你的任务。我猜你一开始一定在骂我吧,现在后悔不?哈哈哈。看到信以后赶快回来吧,说不定我已经在大名府准备好娶你了!如果我不幸没能等到今天的话,我去请了巫女大人做灾后重建的主持,内政方面的重心应该在重建和恢复上,我在我家府邸的地下秘库里存有大量粮食和银钱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让觉带你去就可以,秘锁口诀是你的生辰。当了大名以后,很多事情不可以再任性,要有国主的样子。觉带领的影卫就交给你了,他们本都是穷苦的孩子,把他们培养成这样我也有些于心不忍,所以是散是留你做决定,但是对他们好一点。也不知你我能否再见,望卿多多珍重。纵使阴阳相隔,亦能勿失勿忘。——泷”

  三叶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也没能忍住不让眼泪落下。然后渐渐地,从低声泣涕变成放声大哭,一连三天,直到到了都城,才渐渐收住了泪水。

  ...

  “巫女大人,最后一件事,他的遗物能否交给我呢?”

  “这...那铠甲和刀上沾染了许多妖气,恐怕...”

  “我不怕。”三叶那布满血丝的眼中流露出坚定的目光。

  “那好吧。你要记得你一定保持自己的本心,不要辜负了他为你做的一切。”巫女叮嘱道。

  “嗯。”

  说罢,她便将盔甲穿在了身上。当握起那把曾经属于自己的刀的时候,一股直达灵魂深处的熟悉感让她瞬间一愣,随即一愣,整个人浑身爆发出蓬勃的妖气。

  “保守本心!不要忘记自己是谁!不要忘记他!急急如律令!”巫女一边试图唤醒三叶,一边凭空画着符咒。

  终于,妖气安定了下来,然而...

  “我已经尽力了,刚才你没能守住本心,让一丝妖气渗入了你的灵魂。现在你非人非妖,又半人半妖...有些麻烦啊...”巫女漏出一丝愁容,无奈道。

  “没事,这样就好。我感觉我的灵魂,从没有过如此完整。那我就告辞了。国家之事,还请您多费心。”说罢,三叶便起身告辞。

  巫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嘴中喃喃说道:“龙凤和鸣,阴阳相隔,相守一世...”

  ......

  “茨木,你这傻叉这次可是吃了大亏啊,啧啧啧,右手没了哈哈哈!”一个一头红发裸露上身的男子对他身旁的那个人说道。

  “你丫给我闭嘴,忘记你当初被晴明带绿帽子的时候了是吧?”这个白发的独臂男撇撇嘴说道。

  “喂不要揭人伤疤啊!你这样子咱俩友谊的小船会翻!”

  “没事孩子,亲情的巨轮常在。”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斗着嘴,突然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你最后和那个人类,你是不是用了那个妖术?”

  “嗯。我把妖气和他的灵魂一起封在他那把刀里了。”

  “你这样可没有妖品啊,人家都没法转世,最后会变成器灵或者和我们一样的妖。”

  “当妖不好么?对他来说也未必吧。因为最后一刻,我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种我无法理解的眼神...”

  “什么眼神?”

  “和你当初看红叶的时候差不多...”

  “我去你...”

  ......

  阴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手持巨大太刀的少女,半妖半人,非妖非人,总是会跟踪逃到阳界企图伤害凡人的妖,然后将它们斩杀。她总是对着自己的刀自言自语一些情话,仿佛那把刀是她的情人一般。

  后来,阴阳两界的妖和人,给她起名唤作——妖刀姬。

萌新,你听我说

已有0人参与, 0人评论

立即下载

下载游戏

扫一扫下载游戏

近期热点

热门攻略

精选同人

官方媒体

  •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
  • 扫一扫关注微信

  • 扫一扫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