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422345(1群)
  • 586180977(6群)
  • 540687051(2群)
  • 477094979(7群)
  • 546653739(3群)
  • 239033695(8群)
  • 546027375(4群)
  • 478814406(9群)
  • 344590267(5群)
  • 478027123(10群)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百度贴吧 官方论坛

万法皆空,有你无法【作者】小二上酒

作者:小二上酒 2017-03-09
返回

  1.

  雪夜。

  巫晗山。

  “就是这了,那妖女就躲在这凌源寺中!”

  “既然如此,各位佛友请随贫僧杀进这凌源寺内,定要叫那妖女魂归西天!”

  “阿弥陀佛,佛友此乃大善之举!”

  凌源寺外,但见比丘五百人,佛衣、禅杖五百数,众僧同仇敌忾、众志成城,势必要将庙中妖女置之死地。

  大雪纷飞,寒风呼啸。

  有道诵经之声,遥遥传来。

  “我常谓世人语,心不动则无苦无痛。万象非实,万象若梦,万象乃虚,渡我者,佛祖慈悲……”

  诵经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清楚。

  叫那些将凌源寺围困住的五百僧人听来,就好像在这大冬之夜,有某位得道高僧莅临于此,助他们一臂之力,将那寺中妖女擒拿。

  2.

  凌源寺中。

  一位背靠屋柱、身着锦缎青衣的年轻女子,目光涣散地望向屋外,轻声呢喃道:“小和尚,你终究还是来了。可这一次,你也还是来杀我的吗?”

  灰暗的庙堂之中。

  冰冷的房门阻挡着屋外的风雪,同时也阻隔了青衣女子望向屋外的目光。

  几盏熄了火苗的油纸灯,零零散散地滚落在青衣女子的身旁,显得毫无生气。

  3.

  当一袭斗笠青衫的青年僧人步入众僧眼中时,这些僧人们的心底则大失所望。

  他们只听斗笠青衫的青年僧人继续朗诵经文道:“入我佛门,潜心向善,知我所知,得我所得,无欲无求。戒嗔戒痴,避色避贪,方得极乐。然终能斩断尘念者,不过寥寥数人。而我,则不入那数人之列……”

  渐渐的,那袭斗笠青衫来到了凌源寺门前,拦在了众僧身前。

  他抬头遥望前方,手中禅杖一举一放,朗声道:“众位佛友,贫僧「青坊」,今夜来此,是想阻止众位佛友继续行凶的。”

  “混账!”

  “你身为禅宗圣人,竟敢为妖女求情!”

  “你与妖女为伍,实乃天理难容!”

  “青坊圣人,你枉为佛子!”

  “枉为佛子!!”

  见青衫僧人要为庙中妖女求情,那五百僧人全全恼怒。

  对于众僧的恼怒,那位名叫青坊的青衫僧人,却是一笑置之。

  “诸位佛友,青坊圣人已被妖女迷惑佛心,我等佛家弟子,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斩了那庙中妖女,为圣人洗净佛心污垢。”

  “佛友此言,大善!”

  “贫僧愿助你一臂之力!”

  “贫僧也愿助你一臂之力!”

  “贫僧也是!”

  “还有贫僧!!”

  仅在刹那,五百僧人杀气滔天。

  青衫僧人见那五百僧人杀意滔滔,当即也不过轻声呢喃几句无关紧要的话。

  “以前,你护我入禅。”

  “今夜,我为你成魔!”

  4.

  凌源寺内。

  青衣女子掩嘴呜咽,泣不成声。

  她记起了二十几年前,那位小和尚对自己说过的话。

  他说:“小青灯,小僧我悟了一个禅,不负如来不负卿。”

  她还记起了十几年前,那位小和尚朝自己提起了屠刀。

  他说:“小僧愿以屠刀杀青灯,以证禅心。”

  他说:“若不杀你,小僧入不了禅。”

  他还说:“因为你是我的禅,秀色可参。”

  5.

  茫茫雪地山峦,已被赤血渲染大半,五百比丘也死去大半。

  青衫僧人浑身浴血,傲然屹立于庙门之前,不曾退却一步。

  仅是半步,却已是令五百僧人死去三百六。

  “禅宗圣人,青坊圣僧,果真恐怖!”

  “以三百六十名僧人的性命,换来的仅是他的半步退让……”

  “青坊圣僧,恐怖如斯!”

  “他也快油尽灯枯了,咱们一鼓作气,定能取了这圣僧的性命。将来禅宗圣人的位置,还不是我们这几人来坐?”

  “圣僧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杀!!”

  余下僧人杀声震荡天际,手中禅杖纷纷挥举,道道青色灵力自天地间幻化,于禅杖附近激射而出,直射拦路在前的青衫僧人。

  青衫僧人面无表情,只因血液将他脸庞尽数覆盖,叫人分不清个大概。可即便如此,天地间仿佛也因他之口而颤抖出声。

  “小青灯……”

  “今夜,就算是佛祖来了,我也杀给你看!”

  青衫僧人谈吐之间,手中禅杖赫然往身前一掷,矗立在身前半丈开外,稳重如山,不动分毫。

  随后,便有滚滚青色灵力自禅杖矗立之地涌出,掀开大地表面,卷起层层砂石,化作数道风沙龙卷,将那余下僧人的灵力攻击,全都绞碎成青色荧光,飘向死寂夜空。

  “我有一禅,为你成魔!”

  6.

  “我叫青行灯。”

  “我记录了很多、很多怪谈故事,我反复地练习讲述这些故事,直到能够脱口而出。”

  “那真是最快乐的时光啊。”

  “日出来临就代表着快乐的长夜要结束了,我觉得那日出可真是讨厌啊。”

  “就这样度过了九十九个夜晚。”

  “可是我向人们说完「二口女」的故事、并告诉他们这是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有人突然劝告我不要再收集妖怪的故事了,因为这已经是「百物语」了。”

  “可我并没有把他的话给听进去……”

  “因为我把他装进了我的心里。”

  “即使,他现在是一个不懂世俗红尘的小和尚。”

  “即使,他一天到晚都在跟着一个独眼老僧念着佛经。”

  “即使,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或是喜欢过我。”

  “即使,他总是将我的名字念叨成青灯行。”

  “即使,他是人、我是妖。”

  “即使,当他要杀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将他从我心中赶走……”

  “因为啊,他的上一世,在我还是一盏青灯的时候,为我添了一辈子的香油。”

  凌源寺内,青衣女子不再流泪,只是自顾自的在呢喃着一些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事。

  渐渐的,她说的不再是自己的过去。

  “明灯!”

  “吸魂!!”

  7.

  凌源寺外,青衫僧人与那余下百名比丘正打得酣畅。

  只是蓦然,凌源寺内就有瘴气滔天,甚至还有百盏鬼灯齐飞。

  余下百名比丘,在见到凌源寺上空的滔天瘴气;以及那名通体毫无血色可言的青衣女子,于百盏鬼灯之中盘旋凌空;一时间,他们也是震惊的目瞪口呆。

  唯独那名背对凌源寺的青衫僧人,无动于衷,好似尚不知情。

  他只是抓住了这个空隙,以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趁机斩杀了数名动作停滞下来的比丘。

  不过他这次的斩杀,也确实是将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给耗尽了。

  那些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比丘僧人,在见到圣僧青坊的身体颓样后,皆是察觉到了圣僧青坊已经黔驴技穷,随时都会圆寂当场。

  “诸位佛友,青坊圣僧已显颓样,咱们的机会来了!”

  “只要能杀了青坊,我们人人都做禅宗圣人,人人都是圣僧!”

  “杀青坊!做圣僧!”

  “杀青坊!!”

  “做圣僧!!”

  百名比丘杀声滔天,杀意已决。

  “尔敢!!”

  呵斥声从天而降。

  百盏鬼灯由杂转序。

  一袭青衣踏灯而来。

  鬼灯因百衍生,茫茫之数,堪称上千。

  余下百僧,在见到这位踏灯而来的青衣女子后,其中一人,竟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道:“这……这妖女……竟觉……觉醒了?!”

  8.

  青衣女子在鬼灯的伴随下,下落到了青衫僧人的面前。

  她转过头,见到了浑身浴血的年轻僧人。

  僧人已经不再是从前小和尚的模样了。

  人不仅比十年前还要高了,就连本就俊俏的面容,也在岁月的洗刷下,多了几分沧桑。

  可在她的眼中……

  这名僧人,还是那个既讨厌自己,又喜欢自己的小和尚。

  只不过,他的面目都被鲜血覆盖,只能见到一双杀红了的眼睛。

  其实这还不算什么,如果青衣女子继续往青衫和尚的身下打量,就能见到青衫和尚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皮肉。

  他身上的皮肉,被那五百名比丘给联手重创了个彻底。甚至就连他双腿的大腿肉,也都被比丘施展的灵力攻击给削去了大半,可见森森白骨。

  青衣女子拿手轻轻地抚摸着眼前僧人的脸颊,这张脸颊她已经想摸很久了,以前她也只是趁小和尚睡着的时候偷偷摸过,从来没有这么光明正大的试过。

  她强忍着满腔的愤怒,声音颤抖地问道:“疼……疼不疼啊?小和尚……”

  青衫僧人仿佛魂魄离体那般,听不见任何声音,也见不到任何事物,就这么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要你们的命!”

  青衣女子轻咬唇瓣,双手紧握成拳,原地咆哮出声。

  “神火!!”

  “不知火!!”

  那一夜,满山积雪,仅在一刻之间,被漫天飞火燃尽。

  9.

  烈火滔天,风雪渐无。

  余下百名僧众,苟活下来的不过寥寥数十人。

  而他们之所以能幸免于难,全靠在天火莅临大地之际,被随后赶来的八百比丘尼给救下了。

  青衣女子望向眼前多达八百位的比丘尼,眼神之中,尽露不屑。就好像随后赶来的八百位老少尼姑,都不过是些乌合之众,不入她眼。

  “妖女,让贫尼来会会你!”

  “师父,算我一个!”

  “师祖,也算我一个!”

  “还有我!”

  “再加上我!”

  “我也来!!”

  为首老尼诵佛经《大日如来》,余下小尼诵咒文《金刚普度》。

  佛音浩荡,天地颤鸣。

  八百比丘尼结下佛门「了生阵」,恭请西天极乐大如来。

  霎时间,巫晗山上空,佛光绽现,一尊如来法身破空而来。

  10.

  如来法身降世,佛光照亮黑夜。

  天地之间,风雪骤停,佛音响彻。

  八百比丘尼以己身全部灵力,唤来西天极乐之主的法身。

  “贫尼愿以本命寿元为代价,恳请佛祖抬指杀妖!”

  “小尼愿以本命寿元为代价,恳请如来祖师抬指杀妖!”

  “小尼愿以本命寿元为代价,恳请如来老祖抬指杀妖!!”

  八百比丘尼话音刚落,便有一道道淡金色的光晕颗粒自她们的身体内部漂浮而出,并在各自的头顶上方汇聚成一道道光芒炽烈的金色光柱。

  只见这些金色的光柱拔地而起,直冲云霄,没入那尊破空而来的如来法身当中。

  久而久而之,那尊如来法身在金色光柱的灌输下,从一动不动的静态,朝苍茫大地抬起了一指。

  而随着佛祖法身的凌空一指,那名青色衣裙飘飞的美丽女子,蓦地双膝轰砸在地。大地龟裂,道道裂痕也就地向外扩散开来。

  佛祖一指,灭万妖!

  灭!!

  11.

  浩浩佛音,响彻大地。

  瞩目佛光,亮敞天际。

  如来法身微微抬指,青衣女子便已是双膝跪地,整个身子像是被大山压垮了背脊,直不起腰。

  莫大的灵力威压,不断冲击着青衣女子的妖怪身躯,将她的身子不断往大地挤压。若非她是妖怪之躯,这会儿早已化作一摊血水,惨死在地了。

  “灭!!”

  某位尼姑大喝一声,语气坚决,势不可挡。

  那位大喝出声的尼姑,正是八百比丘尼中那位为首的老尼。她此时已是七窍流血、双目通红,模样骇然万分,似乎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会暴毙当场。

  难怪她急不可耐地向如来法身发号施令,想要在自己的寿元被榨干之前,先把那位青衣女子给斩杀当场。

  如来法身随声而动,抬指朝跪在地上的青衣女子一点。

  一股难以言喻的灵力波动,由上而下,重重地轰击在了青衣女子的身上,将她硬生生地轰砸进了大地之中,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坑洞。

  12.

  “不!!”

  见到这一幕的青衫僧人,终于是恢复了神智,他尖叫不已,

  可那位青衣女子的身体,却已经是被轰烂在了那个巨大的窟窿大坑中,鲜血四溅,肉体也被轰击成了一滩肉泥。

  青衫僧人痛苦不堪,双膝跪在龟裂开来的大地上,双眼望着窟窿大坑怔怔出神。

  也不知为何,如来法身的这一击,只是轰烂了青衣女子的肉身,而没有将她的灵魂也一并湮灭。

  随着青衣女子的肉体毁坏,她的灵魂也就随之离体,化作一点点细小的青色光粒,如同蒲公英一般,看似轻快地漂浮在了青衫僧人的面前。

  眨眼间,诸多青色的小光粒,逐渐汇聚成了一位美丽的女子。

  青衫僧人知道,这是青衣女子的灵魂。

  是她来看自己了。

  “小青灯……”

  他呢喃出口,可得到的,却是青衣女子的一个微笑。

  青衣女子的笑容很美,美的让人窒息。

  她说:“小和尚,你心里还有佛吗?”

  他说:“曾经,我的心中只有佛和禅两样。可现在,我的心里唯有你青灯行一人。”

  她皱了皱眉,说:“小和尚,我以前就和你说过很多遍了……我叫青行灯,不叫青灯行!!你要给我牢牢记住了,可不要忘了呢!”

  他说:“都一样。”

  她伸手朝青衫僧人挥了挥拳,说:“今后我不再是你的主人了,你就做自己的主人吧!所以你的名字也得改了,就叫「青坊主」好了。你看怎么样,我的小佛陀?”

  他摇了摇头,说:“名字是好名字,可你若不在,这佛,我不做也罢……”

  她笑了,伸手再次去摸青衫僧人的脸颊。

  可是这一次,她却摸空了。

  那是因为,灵魂是触摸不到肉体的。

  “我的脸,在这呢。”

  青衫僧人微微闭眼,身子微微向前倾,将自己的脸颊,靠向青衣女子的手心。

  即使他的脸,贴不到女子的手。

  即使女子的手,感觉不到他脸上的温度。

  即使他是人,而她已不再是妖,成为了一缕孤魂。

  即使她直到死了,也依然爱着他。

  即使到她死了,他也未能说一句动人的情话。

  “贫僧少时有一禅,不负如来不负卿。”

  “贫僧当下有一愿,不负青灯负如来!”

  “今夜,我能杀十个如来!!”

  那一夜,滔天瘴气,自一袭青衫体内倾泻而出,遮天蔽日,将那如来法身所绽现之光,掩盖殆尽。

  那一夜,八百比丘尼,全全浑身淌血,化作具具皮肉剥离在地的白骨,致其召唤而来的佛祖法身,化作灰灰,飘散于天际。

  那一夜,一袭斗笠青衫的僧人,抛掷掉了陪伴一生的禅杖。

  他说:“不求佛了。”

  (完)

萌新,你听我说

已有0人参与, 0人评论

立即下载

下载游戏

扫一扫下载游戏

近期热点

热门攻略

精选同人

官方媒体

  •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
  • 扫一扫关注微信

  • 扫一扫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