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422345(1群)
  • 586180977(6群)
  • 540687051(2群)
  • 477094979(7群)
  • 546653739(3群)
  • 239033695(8群)
  • 546027375(4群)
  • 478814406(9群)
  • 344590267(5群)
  • 478027123(10群)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

网易阴阳师手游

官方微博

网易阴阳师手游

百度贴吧 官方论坛

狗崽【作者】929****41

作者:929****41 2017-03-13
返回

  手脚被捆住,耳朵也耷拉着,周围的哀叫声此起彼伏。那只白狐躲在笼子的一角,身体轻轻发抖。脸上独有的赤色条纹,乍一看像极了两行血泪。雪白毛绒上的一根红绳倒是很抢眼,红绳纹路特别,做工精致,不似寻常物。

  “都来看看,这可是罕有的白狐,能给家庭带来福祉。今年的收成,升官发财都要靠它啦。” 小贩叫着。一听说有白狐,集市上的人纷纷涌来,全然不顾那狐狸周围其他的鸟兽,顷刻间将它裹了个严实。白狐本就怯生生的,一见这么多人,赶忙缩成一团,颤栗得更厉害。

  “真的是白狐!”一个小孩叫道。“白狐可是福泽深厚的善狐,这么好的东西,这商人不知要卖多少钱。”

  小贩洋洋得意地笑着。整日在深山老林里摸爬滚打,眼看就要食不果腹,不想祖坟冒青烟,竟叫他逮住一只白狐。白狐本就少有,这狐狸脸上还有两道别的白狐也没有的赤色纹路,更是特别。小贩天天折腾这些普通得像土的牛羊猪狗,生意就要淡出水来。可这白狐一来,他只叫卖了一句,铺面都要被踩破。能不能造福别人尚未可知,自己发财是肯定的了。

  围观群众熙熙攘攘,一群野孩子摇着笼子,白狐就要被晃晕过去。尾巴上系着的红绳随着它来回摆动,就要将它勒出血。

  “三千银币!”

  “五千!”

  “八千!”

  店铺内更加喧闹。人们争相出价,把这白狐的身价抬得赛天高。小贩只觉自己就要飞起来。他万万想不到卖一只狐狸就能当上财神爷,下半辈子定要纸醉金迷,夜夜笙歌。

  一人缓缓地穿过人群,朝这边走来。他穿戴得整齐,一身官衣却让人眼生,似乎朝中并无这样一位大人。可他衣着雍容华贵,小贩看得心都要跳出来,要是跟这人做成了买卖,就是躺着过余生都不会被饿死。

  男人看了眼笼中的小东西。

  “卖给我。” 他只简单说了一句。

  “大人打算给个什么价钱?”

  “卖给我。” 那人又重复了一次。

  夕阳西下,转眼已是收市的时间。一个奇闻短短半日内传遍了整个平安京。一小贩好不容易逮住只白狐,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做,竟以最低价卖给了一个青年。出价最高的人气得跳脚,恨不能强行抢走那白狐,却被那青年轻瞥一眼,杀灭了气势。

  男人停在了丛林深处,轻轻打开了笼子。

  “走吧。” 他温柔说道。

  白狐像是被今日的阵仗吓傻了,躲在里面半天不动。那男人好耐心,就这样看着它。半晌,它爬起身,蹑手蹑脚地钻出了笼子。一出那人间地狱,“嗖”的一声就逃向远处。它跑了几步,又突然停下,转身看着男人。

  它折回去,扯掉自己尾巴上的红绳,放在男人身前。一转眼又没了踪影。

  一

  “这妖狐啊,可不是一般妖怪。”老先生装腔作势道,“他们修炼千年,不专注打斗杀生的妖法,只修炼蛊惑人心的媚术。” 他轻摇着扇子,好像在道破什么不得了的天机。“妖狐是寿命最短的一种妖怪,但若能成功媚惑其他妖怪,待时机成熟,使他们心甘情愿献出生命,就能延年益寿。若是不幸遇上妖狐,千万不要与他们对视,他们的眼睛最能迷人心智。狐狸无情,妖狐更是如此,心狠手辣却又风情万种,只待你自投罗网。不过他们也有好的地方,若他们真心爱上一人,愿意献出自己的修为,即使是起死回生之事也未尝不可。”

  “没办法治他们吗?”一小孩问道。

  “办法倒是有。若你持有妖狐的信物,就等于被视为他们的命定之人,媚术对你自然无法奏效,”老先生顿了顿,“不过这本就是自相矛盾嘛,能给你信物的妖狐,怎么可能会想杀你呢。”

  “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嘛。比爷爷之前讲的那些一个眼神就能诛灭九族的恶鬼好多啦。”

  “傻瓜,” 老先生轻笑,“世上正是情最伤人呀。”

  “嘁,老家伙知道得还不少。” 不远处一男人扬起嘴角。这人皓齿朱唇,生得比歌妓漂亮。一头银发活像倾泻的瀑布,长睫毛,桃花眼,脸上两道赤色条纹最是显眼。一手拖发,一手折扇,平安京的春天八成就是他带来的,傍在他身旁的女人数不胜数,整就一个行走的青楼。

  “妖狐大人,您看妾身今日这打扮,能否做您的命定之人?” 女人搔首弄姿,努力地卖弄着自己。

  “还有我还有我,大人看看我……” 女妖精争先恐后,翘首盼望着那美男子垂眸。

  “小生的命定之人不是光有美貌就行,”他坏笑,“再美也敌不过小生,你们好好修炼下内在吧。” 他走掉,留下一群小妖怪面面相觑,准备研究研究“内在”。

  一群庸脂俗粉。白狐能修炼成妖的屈指可数,放眼望去全平安京怕也找不出第二个。自己修行千年,妖术如此出众,岂是寻常妖怪能够染指的。妖狐轻叹,要想得到长生,媚惑这样的杂碎万万行不通。那混蛋老头,就知道戳妖狐的痛处。说得好像只有狐狸生来便无情,当年将他锁在铁笼里的,不也是人类?若不是那位大人出手相助又将他放生,恐怕他早就死在官宦家里,哪能捱到今天。

  当年他急于逃命,谁曾想之后再也没见过那人。好似人间蒸发一般,他消失得无迹可寻。可他竟能用意念控制那小贩,想必不是凡人。虽然时过境迁,大约还活在这世上。然而自己却已修炼千年,妖狐寿命本就短暂,如今大限将至,若再寻不到他,怕是无缘再见了。

  “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小生定能一眼认出他……”妖狐默念,又失落地睁眼。

  “哼,算了,祈祷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给过什么机会。” 他嘀咕着。

  秋风吹得落叶遍地都是。枯黄的草飞舞在空中,是幅美景。妖狐索性往地上一坐,欣赏起来。

  他耳朵一耸动。

  笛声?

  妖狐挺直身子。长耳朵一听,真是笛声。那笛声清亮悠远,伴着秋风让人心旷神怡。他听了一会,忍不住起身,顺着清雅的旋律走去。

  那人伫立在风中,双手托笛,正专心吹奏着。妖狐悄悄地靠近,也只能看清他的侧脸。

  世上竟有这么好看的人。

  五官像刻出来的一样棱角分明。黑发如漆,随着微风慵懒地拂过脸颊,美得实属过分。一双翅膀羽翼颇丰,时不时有羽毛飘下,跟枯叶一对比仿佛人间至宝。与之前的那些妖艳贱货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这人无论从身形还是气场都要甩她们几十条街。

  翅膀?

  他不是人类。

  妖狐咽了口口水。脸上的潮红和眼里的嫉妒使他的心思昭然若揭。他瞪大了眼睛,想把眼前人看得更仔细些。

  这样的极品,若是能媚惑他......

  笛声突然断了。

  “何人在此?” 那妖怪冷冷地开口,吓得妖狐一激灵。他踌躇了几步,还是从树干后面走了出来。

  “小……小生名妖狐,听到大人吹奏,一时神往……就……” 可恶,这时候说话怎么如此结巴。

  妖怪转身面向他,湛蓝的眸子带着几分清冷,盯得妖狐心里直发毛。

  “妖狐,”他顿了顿,“为何在此?”

  妖狐眼睛一亮,机会来了。

  “小生亲组门楣皆被人类所杀,无家可归,本想随便寻一处歇息,不想却遇到了大人……”他说着,眼睛对上那双漂亮眸子。那人也够傻,竟毫无畏惧地迎上妖狐的目光,不中计简直天理难容。

  果不出他所料,那妖怪端详他片刻,开口道。

  “吾家中倒有多余的地方,你若放心可随吾来。” 他收起笛子,展翅便要飞走。

  “大人,小生……不会飞……” 妖狐眼见他要走,急忙说道。

  “…….”

  “真麻烦。”

  他被双手托起。

  

  妖狐修炼千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府邸。宅子坐落在半山腰,比寻常人家大,却异常清净。

  他四处打量着,趁着那妖怪离开的空隙,先要把地势研究清楚。他在屋子里兜转,忽的听到一阵脚步声。

  “妖狐先生?” 是女人的声音。

  他打开门,印入眼帘的是一双熟悉的狐耳。来人杨柳细腰,三条尾巴轻抚地面,眼睛里皆是风情。

  怕是同道中人。

  “小女子名三尾狐,奉大天狗大人之命来看看你是否安顿妥当。”

  竟然是大天狗。平安京数一数二的强大妖怪,妖狐也有所耳闻。一时被他的气场吸引,却没察觉出他的真实身份。眼下这三尾狐脱口而出“大天狗”三字,他不免心中一颤。

  就这样的一个妖怪,他三两下就用媚术控制住了。任凭你如何叱咤风云,还不是落入小生手中,妖狐得意地想着,嘴角忍不住上扬。

  “妖狐先生?”

  “小生一切都好,劳美人费心。”他绅士一笑,看向三尾狐的眼睛。生命短暂,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你我同为狐妖,先生的媚术在我这怕是不管用呢。”三尾狐轻笑。

  妖狐一阵脸红。太过沉浸于自己引以为傲的媚术,竟忘了这个规矩。

  “大天狗大人说了,你与他本不相识,既然借住于此处,大人若有需求,烦请先生也能尽力帮忙。”

  “有何需求?”

  “天狗本是强大的妖怪。凭着强大妖力做过不少义事,想必先生多少知晓一二。现下大天狗大人认了新主,不久便要将平安京洗心革面,称霸天下。先生乃修行千年的妖狐,妖术自是不在话下,不妨在大人出行时陪伴他左右,彼此也有个照应。”

  大天狗中了他的媚术,想和他亲近也算正常。

  求之不得。

  “无妨,” 他笑,“小生答应便是。”

  夜已经深了,妖狐在睡榻上辗转反侧。白狐能修炼到他这境界实属难得,换作他人早已释放狐狸的本性,逍遥自在去了。可自己却是个痴情种,千百年来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当初救下他的人。眼下他急需找一个比自己寿命长的妖怪下手,大天狗自然是不二之选。

  他胡思乱想着,仿佛又看见一人轻轻打开笼子,叫他走。

  为了有生之年再见一次救命恩人,吃定你了。

  三

  大天狗竟喜欢往集市跑。

  妖狐平生最恨的地方此刻被他尽收眼底。若不是想趁机下手,待时机成熟取他性命为己用,真想把他就地正法。

  且他不知何时换了一身行头,与那日吹笛的判若两人。翅膀被收起来,衣服平整,连样貌都有几分改变。一时倒让妖狐想起那个人。

  “大天狗大人,经常来集市吗?” 妖狐问。

  “嗯。”

  “来做何事?”

  “杀生,” 大天狗看向他,“有时也救命。”

  这妖怪说话真是不着调。

  集市依旧是老样子。人来人往,吆喝叫卖声络绎不绝。人类生活太过乏味,所以造出这样一个繁荣的假象,故弄玄虚。

  妖狐突觉身子一紧。

  “大天狗大人......”

  “是瘴气。” 大天狗知道他要问什么。

  人类反应迟钝,妖怪却是十分灵敏的。一直盯着那些店铺,回过神妖狐才察觉这平安京最繁华的集市,竟然有如此重的瘴气。

  “这瘴气从何而来?”

  “晴明大人果真是越来越强了,” 大天狗自言自语道,“再过些时日,平安京将迎来新的秩序。”

  妖狐听得一头雾水。晴明?那不是平安京大名鼎鼎的阴阳师么,怎么会跟瘴气扯上关系?

  “西街的瘴气好像最浓。”他没话找话。

  “去看看。”

  越走人越稀少,人类受不了瘴气,自然不愿踏足这地方。西街尽头连着丛林,瘴气一点点蔓延开来,最终凝聚在一条湍急的河流中。

  大天狗停在河流前。这河水来得异常凶猛,自己倒是可以飞过去,可身旁那只狐狸没有他,这辈子都离不开地面。

  他叹了口气,向妖狐伸出手。

  “走吧。”

  妖狐微微怔住了。

  眼前这个人,似曾相识。

  尘封千年的记忆压倒性地贯穿他的脑海,他双眼出神,仿佛被回忆禁锢,竟做不出任何动作。那伸向他的手长时间得不到回应,也退却了几分勇气。

  “怎么,要自己过河?”

  “小……小生……”

  说时迟那时快,一双鬼手突然从河底伸出来,狠狠抓住了妖狐的身子,一下将他拖进了河里。

  “白狐!”大天狗脱口而出,正要拉他一把,一群水鬼从河里疾速窜出来,张牙舞爪,争先恐后地要把眼前这个大妖怪分尸。大天狗管不了眼前这么多,一心想甩掉这些水鬼救妖狐,奈何水鬼数量之多,尖牙利齿就要划破他的身体。

  黑羽强而有力地煽动着,那妖怪蜷缩成一团,突然伸展,便将周围的妖怪震开。狂风呼啸着,河流被劈开成漩涡,水鬼的身体一并被撕裂。

  水底白光乍现,那狐狸劈开水面,亦逃了出来。到底是修行了千年的妖狐,总不能断送在这等妖怪身上。他一时出神,不想差点送了命。

  银发暴涨了几倍,散落在地。被水打湿的衣衫紧紧地束缚在身上,眼下的赤色条纹更显妖冶。他轻拍打着折扇,转瞬间恢复了优雅。

  四目相望。

  像是不甘就这样退场,残兵败将指望着最后一击,尖利的爪子狠狠划破清风,就要落在妖狐身上。

  “小心!”

  白色的身影迅速闪开,却仍听见血肉爆开的声响。

  水鬼被折扇割破了喉咙,就此没了气息。本该在妖狐几米之外的大天狗,现下挡在他身前,胸前一道骇人的口子正源源不断地滴着血。

  “你......”

  妖狐看着眼前人,那人也望向他。

  为什么要救我?

  我是来取你性命的啊。

  四

  瘴气依旧未散去,河水却总算恢复了正常。阳光总算找到了个缺口,柔柔地洒进这小片丛林。两人瘫坐在草丛上。

  水鬼这一爪着实吓人。想必是知道自己定要归天,才要使出浑身解数再做一次恶。堂堂一个大妖怪,此刻衣衫不整,鲜血因为挤压仍在不断流出。

  “别动。” 折扇幻化成一条白布,温润如玉的手缓缓拂上大天狗的胸膛。

  “回去养着吧,这白布又不能治伤,” 缠绕的动作略显笨拙,这狐狸一看就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话又说回来,你没事跑这来干什么?那些瘴气又是从何而来?”话里藏着一丝嗔怪。

  大天狗盯着他。

  “小狐狸,你可知道吾是谁?”

  “知道啦,你是大天狗嘛。” 妖狐不屑道。

  “吾守护这京都多少年,与数以万计的强大妖怪过招。却不像神明那样引人注目,” 大天狗自顾自地说着,“但这正是大义。吾并非想出人头地,但平安京是该有个强大的人布下规矩,好好整治一番。”

  “这样的雄韬伟略,只有一个人能为吾办到。”

  “那个阴阳师晴明?”

  “他可不是什么光会念咒的小角色。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吾知道,他一定能助吾成就大义。瘴气是迟早会有的,当瘴气笼罩整个平安京,就是吾和晴明大人一统天下之时。今日只是照例出来看看,不想却给自己添了一条伤疤。” 他低头看向妖狐,“你呢?你又想做些什么?狐狸就算修炼成妖,也不过花天酒地吧。”

  妖狐本盯着那条伤疤,一听这话,顿觉不忿起来:“小生可不是那等俗物。”

  我等待千年,只为见一人。

  “是么?如何不俗?”大天狗一听这话,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小生……千年前曾被一商贩抓去,差点被卖掉……”

  一提到那人,妖狐像着魔一般,绘声绘色地袒露与他的际遇,仿佛这故事有千卷那么长。耸动着耳朵,尾巴也激动地摇摆。他的眉,他的眼,他说过的唯一一句话。此刻的狐狸哪里还有什么媚惑,两个眸子里皆是清澈。

  “……是么,原来还有这样一段缘分。”大天狗似笑非笑,“那你可曾找到他?”

  空气好似沉了点,他被拉回了现实。

  “没有。”

  大天狗眉毛一挑,“找到又如何?”

  “小生修炼千年,只为再见他一面。”

  若真能被施与报恩的机会......

  那好看的瞳孔收起以往的浪荡,“小生愿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若是你曾与他擦肩而过,却未认出他呢?” 大天狗追问。

  “不可能。” 狐狸一口回绝。“小生就是忘记天下人,也不会记错他的面容,” 他道。“只要一眼,小生便能认出他。”

  “这样啊。”大天狗莞尔一笑。

  傻狐狸。

  

  春天到了。自上次水鬼一事已过去了几个季节。雪在慢慢融化,人心也如此。那个挡在他身前的人不仅代他接了一道伤口,也模糊了妖狐杀他的心。千百年前的是救命恩人,难道这细微之事就不作数了么?更何况那水鬼动作不过眨眼之间,这下意识的保护又哪有理智可言。

  爱是没有理智的。

  妖狐狠狠甩了甩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事发生的时候他与那大天狗不过几面之缘,之前从未见过,何来爱一字。这样便作数的话,世间情爱岂非太过肤浅。

  大天狗还是喜欢四处走动,也不知他是哪学来的障眼法,回回出门这妖怪都能换一幅模样,几百天竟没有一日重复。若不是见过他真身,真要让人记错他本来的样貌。三尾狐跟他总是分头行动。大天狗每每出去,伴他左右的都是妖狐。刚开始不习惯,时间长了倒也不觉得什么,但这对妖狐来说并非好事,他已时日不多,不能再耗下去。既选中了大天狗,这妖怪又中了媚术,总有一天会将自己的性命双手奉上。只是这些日子,许是朝夕相处的日子久了,春天万物复苏,自己的心也渐渐生出一些萌芽。杀他的念头常常转了又转,却没法继续想下去。这可是媚术的大忌,哪有施展媚术的人,自己先被情爱冲昏了头脑的,岂不荒唐。

  妖狐定了定神。也难怪他迟迟不开口。媚惑像大天狗这样的妖怪,自然要等久点,并非妖狐私心里不想杀他,只是等到时机成熟了才好下手。平安京内的瘴气越来越重,谁知道会不会也影响到那个人。

  想到这里,妖狐挺了挺身子,走进了大天狗的房间。

  终究还是要开口的。

  “大天狗大人?”

  那妖怪正拖着笛子,尚好的兴致却被一只狐狸打断了:“何事?”

  “能否转过身,看看小生?”

  大天狗一愣,随即转过身。

  妖狐对上他的眼。中了媚术的人,时间越长中计越深。他从未等过这么长时间取人性命,现在是时候了。

  妖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大人是否…..是否愿意为了小生……”

  献出自己的生命?

  如鲠在喉,他竟像中毒一般,再说不出一个字。

  “为了你,如何?”大天狗放下笛子。

  “……”

  可恶。

  为什么说不出口?

  他看着那深邃的眸子,那人也望着他。就这样僵持着。终于,空气中仿佛什么东西破碎一般,他认输了。

  还不够时间,再等等。

  他看向别处。

  “大人今日要做什么?”罢了。

  “今日可是个重要日子。”大天狗说道,“吾等要去见晴明大人,平安京的瘴气已足够多,今夜午时是最好时机,错过便不成。”

  这倒是件新鲜事。也好,他们若真能一统平安京,作为同伴,说不定能帮他找到那个人。只要能见那人一面,也不用自己再枉费心机,取大天狗的性命了。

  他想到这,觉得轻松许多。

  毕竟谁不怕麻烦呢。

  晴明并不像人类传言中那样温柔儒雅。相反,他身上散发的气场让人望而却步。正如大天狗形容的那样,这阴阳师实力不在他们之下。妖狐原以为受人敬重的阴阳师该是什么正派之人的模样,却不想他身上的邪气如此之重,且那人似乎丝毫不想掩饰。

  “大天狗,这是?”

  抢在了妖狐前面,大天狗说道:“这是修行了千年的白狐,全平安京这么多年以来也只有他修成正果,定能为大义所用,请大人留下他。”

  晴明看着妖狐,邪笑道:“哼,听你一言也可。”

  阳光渐渐被夜色遮掩。杀气渲染得平安京不似以往生机勃勃。可怜人类迟钝至此,竟毫无察觉。晴明站在山顶,俯瞰着平安京的夜色,看到那个因瘴气凝聚而成的黑洞,不禁大笑。

  “从今日起,这世界便是我的!”他狂浪地怒喊着,肆意宣泄。

  妖狐看向大天狗,他的眼神坚定,倒与晴明的狂傲相反。

  “现在便可开始了呢,”晴明突然转身,目光落在妖狐身上。

  “修炼了千年的白狐……”他一伸手便掐住妖狐的脖子:“岂不是这场血战最好的祭品?”

  “唔……”妖狐就要不能呼吸,手中的折扇想要行动,却被晴明一把捏了个粉碎。

  “晴明大人!你在做什么!”大天狗赶忙出手,暂且将妖狐拦了下来。短短几秒,妖狐脖子上红印之深,只怕再晚点就要死在他面前。

  妖狐大口喘着气,视线也模糊起来。

  “竟敢拦我?你忘了只有我才能给你至高无上的力量么?”晴明想不到大天狗会对他出手,凶狠道。

  “为什么要杀他?”

  “这么好的日子,当然要有一只妖力强大的妖怪做血引子了。”晴明狞笑道,“本想用三尾或者其他妖怪,可是瘴气聚成的黑洞,配上几千年出一只的白狐妖…….”他的手再次抬起,“岂不妙哉!”

  羽翼挡住他的脸,晴明仿佛消失一般,妖狐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大人说过,成全大义也是成全吾,”大天狗冷冷道,“但吾,不想杀他。”

  “要杀他,先杀吾!” 他说着,周围狂风骤起,以往清冷的身板,此刻布满了杀气。

  “真是看错了人啊,大天狗。”晴明笑道,“为了小小一只白狐,竟要与我作对,与你的大义作对!只可惜我没时间跟你们耗,黑洞破溃之前你最好交出那只狐狸,否则就一起赴死吧!”他说完便开始念咒,直逼妖狐而来。

  大天狗展开翅膀,狂风呼啸,硬碰硬地对上了晴明。

  “看你这么想死,便成全你!”晴明迅速变出更多招式,一次次地试图宣告大天狗的死亡,却不能得逞。那妖怪似乎不再注重打法,混乱的阵脚,毫无规律的出手,都表明了他的心意。

  他在以死相博。

  黑洞扩散得更大,晴明几番死咒未能夺走他的性命,就要错失良机。

  “你这妖怪竟拼了命跟我打,”他毫无情感的眼睛闪过一丝诧异,又看向夜空,“罢了,没时间跟你耗了,其他妖怪做血引子也无妨,我自会一统天下!”话毕,那阴险狡诈之人虽作势要走,却一个返身,符咒脱手而出,要给那只狐狸致命一击。

  “这是你背叛我的代价!” 他说完便消失在空气中。

  周围暗了下来,妖狐被柔软的羽翼包裹着。身上多了一人的温度,再熟悉不过。那人的发轻轻扫过他的脸颊,有些痒。

  “噗。”

  血腥味在这小空间内蔓延开来,打破最后一丝幻想,雪白的发顷刻间被染上罪孽,那红色迅速地扩散到他的全身。那只白狐被身上人的血染就一身红,像是从地狱走出的恶鬼。

  “大天狗......”

  “大天狗!”他回过神,眼前人已瘫倒在他的怀里。

  大天狗的衣衫已被划得支离破碎,浑身上下上百的伤口混着血液,点燃了他生命最后的时刻。他腰间的束带亦脱落下来,被妖狐接住。

  一阵熟悉的触感。

  他抽出一条红绳。

  红绳纹路特别,做工精致,不似寻常物。

  这是......

  他瞳孔收缩得厉害,眼睛就要滴出血来。他使劲拖起大天狗,狂吼道。

  “这绳子你从哪里得来的?哪里?!”

  怀中人已是奄奄一息,却轻笑。

  “你不是说,能一眼认出我的么?”

  若你持有妖狐的信物,就等于被视为他们的命定之人,媚术对你自然无法奏效。

  他的媚术,从未作用于大天狗。

  持有他信物的妖怪,从一开始便破解了他的媚术。

  “你......”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千百年来从未流过泪的,以无情残忍著称的妖狐,此刻泣不成声。

  “你从何时认出我?”他颤抖着声音。

  “第一次见你。”

  他彻底失去了力气,怀中人回光返照般,反过来拖住了他。

  “千年白狐,两眼间红色条纹,世上有几个?”大天狗笑着,脸上血水模糊,一时分不清是谁的泪。他的手渐渐拖不住妖狐,“傻狐狸,你不是说,会一眼认出吾的么?怎么成吾认你了呢?”手伸向前,想要抚摸一次那张绝世容颜,却停在了半空中,最终无力地落了下来。

  心高气傲如大天狗,为了赌一口气,竟能按捺住这么久都不与他相认。而他,聪明一世的妖狐,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能认出他,甚至要杀他。

  因为爱他,所以要杀了他。

  真是天大的讽刺。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风中划过一声长啸,那狐狸身上银光暴涨,银发洗脱了血水,重新变得光亮。他紧紧搂住怀中没了气息的人。

  大天狗身上的伤开始愈合,血液凝固,渐渐开始恢复气色。而那团白光,渐渐缩成一小团,最后只剩一只白狐,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

  他轻轻睁眼,仿佛看见有人吻住他的唇,柔声道。

  “走吧。”

  尾声

  平安京的集市永远是这样喧闹无比。好像就算当初晴明得逞,得到了此处,也改不了这地方吵闹的毛病。只可惜那晴明本不是真的阴阳师,而是一团恶念罢了。当初他妄想得到京都,却被真正的安倍晴明拦下,阴谋诡计未得逞,竟就此发狂,还未等发落便被自己的力量反噬。一千年过去了,到头来也不过是人们茶饭之余的谈资。

  大天狗一身便装,在集市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快来看呀,新鲜的糕饼,香甜可口!”

  听到有糕饼,大天狗眼睛一亮。他这样高冷的大妖怪自然不吃什么糕饼,但家里那只小狐狸可说不准。近日那狐狸胃口愈发大,怕是因为就要再次修炼成妖,需要多点体力吧。他走向前,包了几块便往回走。

  推开宅院的大门,轻唤那小狐狸,却无人应答。

  大天狗心慌起来。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开始四处找那狐狸。可几乎翻遍了整个宅院,都不见他的踪影。

  他一时害怕,眼眶里有泪水打转。

  一双手轻轻环住他的腰。

萌新,你听我说

已有0人参与, 0人评论

立即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