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422345(1群)
  • 586180977(6群)
  • 540687051(2群)
  • 477094979(7群)
  • 546653739(3群)
  • 239033695(8群)
  • 546027375(4群)
  • 478814406(9群)
  • 344590267(5群)
  • 478027123(10群)

官方QQ群

官方微信

网易阴阳师手游

官方微博

网易阴阳师手游

百度贴吧 官方论坛

阴阳寮的元宵节【作者】月朝歌#阴阳师同人文大赛#

作者:月朝歌 2017-03-09
返回

  平安京落了一夜的雪。

  这雪令我甚是兴奋,于是起了个早。

  坐在晴明屋前的游廊上,手捧冰茶,看着白雪皑皑的庭院。桃花树上花已谢,唯余冰雪凝做尘。

  在院中央的桃花树下,忽是发现有人比我起得更早。

  萤草、姑获鸟和神乐将一张大圆桌搬到那棵巨大的桃花树下,然后拉过椅子,讨论着什么。

  我飘浮过去,问:“在做什么?”

  三人(妖?)被吓了一跳,还是神乐先反应过来:“是雪女啊。我们在讨论今晚元宵节的活动。”

  在这阴阳寮待了几年,我自然知晓元宵节这个节日。

  “有什么活动?”我问。

  萤草将指竖在唇前:“雪女大人,这是秘密哦。”

  姑获鸟用一种柔和的语气说:“这活动还是晚上揭晓更惊喜,不是吗?”

  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我只好飘了回去,默默地看她们讨论。

  就这样从日出到日落,此时厨房也是一阵火热。

  一众女性妖怪在做汤圆,因我不喜厨房的热气,我于是只能帮忙布置场地。

  “雪女。”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令我立即转过身。一头金发映如入眼帘,冰蓝的眸子撒满温柔。

  大天狗早已换下审美观严重错误(划去)的觉醒服,一身素色狩衣,腰间别一支翠竹笛。既像文雅的书生,又似高傲的贵族。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被巧妙地融为一体。

  大天狗的到来也引起一众女同胞的尖叫。

  “是大天狗大人啊!”

  “大天狗大人什么时候能对我那样温柔就好了~”

  我对大天狗如此大的人格魅力而无奈摇头,又问大天狗:“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大天狗笑,在收到我依旧疑惑的眼刀后答复,“晴明邀请了博雅来参加这场元宵晚会,我作为博雅的式神就跟着来了。

  我望着他的眸子,见里面满满都是“为你而来”的意味,默默低下头布置场地。

  大天狗轻笑一声,也帮忙布置起来。

  繁星当空。

  一众式神坐在大圆桌旁,面前各有一碗汤圆。我和大天狗也不例外。

  “孩子们,慢慢吃哦!”做为老骨干式神姑获鸟发言,大家开吃。

  目光时不时瞥向一旁的大天狗,大天狗一副悠雅作态,不似其他男子般狼吞虎咽,而是细细品尝,甚是高贵。

  偶尔大天狗捕捉到我的目光,眼中会充满“你原来如此思念我”的调笑意味,不得不将目光收回。

  在这盯夫与盯妻的混乱后,大天狗舀起一个汤圆,盯着看了些许时候,然后将它放到我碗里。

  我抬首,一脸疑惑。

  “给你的。”他道,“我不喜欢芝麻味的汤圆。”

  我盯着他,他不禁将头别开。

  果然一说谎,就不敢直视我了呢。

  先前我亲眼看到他吃了几个芝麻馅的汤圆,吃得很欢。

  我的目光放回碗中,将信将疑地用勺子舀起大天狗给的汤圆,咬下一半。

  是很好吃的。

  等等,怎么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用手将硬物取出,放在桌面上,响起了清脆的声。

  一枚硬币。

  闻声,妖们都望了过来。萤草笑道:“没想到雪女大人吃到硬币了。”

  “我们这次引入了人类的汤圆里包硬币的活动,能吃到硬币的人一年都会福气加身。”姑获鸟解释道。

  一众妖们纷纷道贺,而我望向大天狗。

  很显然他是知道这只汤圆里有硬币,他却给了我。

  大天狗望着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福气加身嘛,还是更适合你的。”

  吃完汤圆,我们开始了下一个活动。

  “这个活动叫做‘吃汤圆猜式神’,汤圆里有一些对应我们寮里式神的馅,猜出对应式神的名字为胜。”神乐说,“不过是不是黑暗料理我就不知道咯~”她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第一个嘛……我们的福星雪女?”神乐继续笑,那笑却令我这个雪女感到一阵阴寒。

  神乐面前已摆上一张方桌,上面摆放了几十种汤圆。

  我坐到桌前的椅子上,静待指令。

  “取一个汤圆吃下,猜出对应式神的名字就可以换人了。”神乐讲过规则。

  我犹豫了一下,夹取一个,咬下一半。

  有点硬,有点凉。

  馅竟然是冰?

  也不知道冰馅的汤圆是怎样保证不化的。

  “这个对应的式神……是我?”想了想会用冰的式神,貌似只有我吧?

  “答对了~雪女不愧是福星呢,抽到了一道简单的题。”神乐说道,“第二个,妖狐。”

  我起身,妖狐摆着他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坐上椅子。

  妖狐随意夹了一个,一口吞。

  “噗——”妖狐吐出了……一口草?

  “这里面,竟然有草?”妖狐一脸诧异。

  神乐莞尔:“我不是说了嘛,有黑暗料理呐。那么,你的答案?”

  “萤草吧。”妖狐含糊不清地答道,清理出口中剩余草叶。

  “答对了。”神乐点头,而一旁的萤草抗议:“我明明是蒲公英!怎么是草?”

  “嘛,只是意思意思。”神乐打着哈哈,“第三个,萤草。”

  “你确定这不是公报私仇?”萤草坐下,夹取一个品尝。

  咬掉一半的汤圆里分明有一根卷曲的黑羽。

  “大天狗。”萤草回答道。

  神乐摆了摆头:“很遗憾,这是鸦天狗。”

  “这怎么分得清!”萤草拍案而起。

  神乐用指尖夹出黑羽,道:“这羽毛又细又小,肯定是鸦天狗啊。”她顿了顿,“而且,大天狗的羽毛我怎么敢去拽一根下来诶。”

  “他不是掉毛吗?”萤草瞪着神乐。

  神乐默默转移话题:“再来一次吧,萤草。”

  萤草头上冒出几个“井”字,而后在神乐的威逼利诱下终是坐下。

  哎,真是无聊而又清闲的妖们。

  来这个阴阳寮后,也不知道是我第几次想这句话了。

  大天狗对掉毛这个话题感到略有不满,看到我的不耐,拉过我的手:“走吧。”

  大天狗振翼一跃,我们来到了屋顶。

  我坐在黑瓦之上,望着繁星,不言。

  忽是一阵笛声随风扬起,古朴的音色仿佛推动着时光倒流。静静地倾听这天籁之音,心灵在瞬间安宁。

  侧眸,大天狗在檐前立着,笛声正是从他嘴边的竹笛发出。

  不愧是传说中的大妖怪,那如月般清朗的身姿令人心折。

  一曲毕,他在我身旁坐下:“如何?”

  “甚好。”我颔首。

  两人不再言语,皆望向满天星斗。

  不知何时,烟花从远处升起,在空中绽放缤纷的花,又消失于无尽虚空。

  “雪女。”大天狗忽是唤道。

  “嗯?”

  “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是我们永远在一起。”

  “是吗?可惜,我和你相反呢。”

  我露出了诧异与不解。

  大天狗见我这般神色,不由得笑了。

  “我希望,我们,在一起,直到永远。”

  烟花缤纷,恋人成双。

萌新,你听我说

已有0人参与, 0人评论

立即下载
返回顶部